? 第八百五十二章 缉拿魔教妖女!-醉迷红楼 ldsports app下载,乐动体育下注,乐动公司

醉迷红楼

第八百五十二章 缉拿魔教妖女!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24:43Ctrl+D 收藏本站

逸云居作为平康坊七大家之一,内中布景自然奢靡非凡。
  
  当然,作为七大家,自然不同于寻常的青楼,装饰的那么低俗。
  
  逸云居更讲究雅意。
  
  连楼梯扶手处,都雕有流云水纹,还有一些贾环不认识的花花草草。
  
  一股股幽幽甘甜但绝不腻,更不刺鼻的轻香不住的扑鼻而来,让人想入非非。
  
  然而,当贾环走上三楼,转过楼梯口处的屏风,看到三楼情景时。
  
  他还是承认,小瞧了这些开窑子的手段。
  
  竟在三楼处,弄了个精巧的后花园!
  
  梅、兰、竹、菊、牡丹、百合还有火红的玫瑰!
  
  除此之外,还布局了些洞庭湖石。
  
  最夸张的是,中间还蜿蜒盘转着一条潺潺溪流。
  
  贾环甚至看到了一条金鱼在里面悠闲的摇摆着尾巴。
  
  四周的角落里,摆放着几盆冰鉴。
  
  有个骚包靓女在梅花边,摆放了三盆冰鉴,然后穿着雪白的狐裘……
  
  还别说,点点红梅正艳,再配上这白狐美人,确实好看。
  
  只是美人旁冷眼相视过来的那个糟老头子,就让贾环觉得恶心了……
  
  一张张小几或在盆栽名草间,或在清香花卉旁,小几上没有大鱼大肉,也没有美酒佳肴,却多是笔墨纸砚。
  
  因此空气中,在各种鲜花和美人的韵香中,还多了一抹淡淡的墨香。
  
  贾环看了看,有七大美人,各有千秋,坐在小几前,此刻见他上来,或淡然,或好奇,或蹙眉,或闪亮,或诱惑……
  
  总之,目光不同,神采各异的看着他。
  
  若是一般人,被这七大美人这般打量,还真有些扛不住。
  
  可贾环什么人?
  
  这七个清倌人,模样气质是都不错,可比起家里的那些女人,又有什么了不得?
  
  别的不说,只一个白荷,就秒她们几百里。
  
  若论诱.人手段,秦可卿更是能当她们的姑奶奶!
  
  因此,贾环随意扫了一圈后,冷笑一声,随即看向另一边。
  
  这三楼被分成两块,一块自然是惊世骇俗的花园奇景,另一处倒是中规中矩的摆了四五张桌子。
  
  坐着一些身着朱紫的高官,及,贵人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贾环眼神一凝,在东侧桌子那一桌人中,一个正在苦笑的熟悉身影,让他一怔。
  
  真是奇了!
  
  一楼看到贾兰、贾菌也就罢了。
  
  这三楼竟然也能看到自己人。
  
  贾环就要迈步过去,却终于被人拦了下来。
  
  两个唇红齿白的女孩子,虽然身着仆婢装,但气势不卑不亢。
  
  “宁侯见谅,想入云中阁,当赋诗三首才可,这不是我们逸云居的规矩,是月旦评盛会的规矩。”
  
  贾环闻言,看了眼跟他说话的小娘皮,又看了眼周围一圈,满是蔑视看乐子的眼神。
  
  他先对那个想来帮忙的身影递了个眼神,然后退后两步。
  
  就在众人诧异,以为他就这样败走时,却听贾环冲着二楼喊道:“上来几个人!”
  
  未几,楼梯处就传来一阵“蹬蹬蹬”的脚步声。
  
  贾环见之,有些挠头。
  
  他本来是想让几个世家公子来帮他想几首诗,可来的却是那六个军汉。
  
  罢了,来就来吧。
  
  各有各的招儿!
  
  “刑部和兵部下发的通缉名单里,有女的吗?”
  
  贾环轻声问道。
  
  一般大一点的蟊贼,自然只要刑部下发通缉就好。
  
  可有些实力派的武人贼子,只靠六扇门的捕快是无论如何搞不定的。
  
  因此,兵部也有缉贼的任务。
  
  韩楚六人闻言一怔,随即忙也压低声音道:“回侯爷的话,有。”
  
  贾环道:“说说看,都有谁。”
  
  韩楚道:“前些年最着名的,就是白莲教圣女,还有魔教的青玉箫王也是女的,再有……再有,三阳教有位护法也是女的,她的名声也最坏,喜好吃有孕妇人的紫河车,今年六十多岁了,可看起来还跟三十岁一样。”
  
  贾环闻言,嘴角抽了抽,三大江湖女魔头,两个都在他家里。
  
  不过此时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,贾环道:“很好,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韩楚闻言,腰背胸膛顿时挺直,高声道:“回侯爷的话,小的叫韩楚。”
  
  贾环点点头,道:“韩楚,不错,好名字。不过,以后不要自称小的了,要称末将!”
  
  “末将?”
  
  韩楚闻言一个激灵,虽然今年已经二十八岁,是一个八岁孩子的父亲了,还是看着年不过十四的贾环,还是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敬畏感。
  
  只是,“末将”这个词,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。
  
  贾环淡淡的道:“大秦军制,十人一伍,十伍一队,队长即为百人将!你为我五城兵马司第一百人队的队长,自称末将,有问题吗?”
  
  “没……没有!”
  
  韩楚整个人都快燃烧起来了,面色涨的通红,他颤声道了声后,又语气坚定的大声道:“回侯爷,末将韩楚,知道了!”
  
  其他五人,无比艳羡的看着韩楚,这是要走大运了啊……
  
  贾环点点头,轻声道:“很好,走,一起帮本侯看看,上面有没有被刑部和兵部一起通缉的女贼!”
  
  几个人毕竟出身老油子,哪里有听不懂的事,强忍着笑意,跟着贾环上了曾经他们连做梦都没想过能上到的地方。
  
  而三楼后花园,的确让他们怔住了。
  
  这群狗大户们,真会受用啊……
  
  不过还好,神情依旧处于激动中的韩楚,最先回过神来,他看到贾环再次被两个极好看的姑娘拦住,脑子一热,就想上去推开。
  
  “干什么的?谁让你们上来的?腌臜东西!还不滚下去!”
  
  一道满是愤怒的声音响起,贾环等人只见一身着朱紫袍服的中老年男子,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,看也不看贾环一眼,却看着韩楚等人厉喝道。
  
  韩楚六人先看了眼对方身上的朱紫,腰下意识的弯了弯,然后又陡然挺直。
  
  这个动作,差点没把对面那老头儿气炸。
  
  贾环也乐了,笑骂道:“都他娘的是一群粗坯,连一点礼数都不懂。
  
  这是咱们礼部侍郎石鑫石大人,正经的三品堂倌儿。
  
  你们一群臭丘八,不知道给人家大老爷磕头请安吗?”
  
  此言一出,六人中顿时有人撑不住了,就要跪下磕头。
  
  却被其中一个尖嘴猴脸儿看之不似好人的家伙拉了一把,他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下,赔笑道:“侯爷,不是小的们不识礼数,按礼说,小的们的确要给大老爷磕头请安。
  
  可是,侯爷您是超品国侯,这位大老爷虽然是三品大员,可比侯爷您还差许多。
  
  大老爷过来,见了侯爷您都没先行礼请安,小的们也不好抢先,坏了规矩啊!”
  
  “哈哈哈!”
  
  贾环闻言大笑,看着这卖相像贼人的家伙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那尖嘴猴腮的兵卒闻言,面色涨的通红,激动的了不得,结巴道:“侯……侯爷,小的,小的叫侯烨。”
  
  “啥玩意儿?”
  
  贾环闻言一怔,再问道。
  
  尖嘴猴腮的家伙有些抓耳挠腮起来,看起来还真像一只猴子。
  
  只是这番举动,愈发让里面衣冠楚楚的众人感到厌恶……
  
  侯烨赔笑道:“侯爷,小的姓侯,名烨,就是一个火,一个华!”
  
  贾环反应过来后,又哈哈大笑一声,道:“你还真他娘的和老子有缘!不过……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  
  说罢,他转过头,看向礼部侍郎石鑫,笑容陡然敛去,眼神森然。
  
  那石鑫却不怕,贾环打赢朗,打赢皓,都可归于衙内胡闹。
  
  他若敢打一个无罪的礼部侍郎,那就是自寻死路了。
  
  因为,他打的是朝廷的颜面,和国朝的秩序。
  
  石鑫装作对侯烨的话没有听见,他看着贾环,气势不弱道:“宁侯,此间在举行一年一度的月旦评,为士林盛会,连太上皇都有所耳闻,嘉赞过一回,李光地李相爷还曾亲自主持过一回。
  
  怎地,你想捣乱吗?”
  
  贾环闻言,呵呵一笑,道:“石大人言重了,不是本侯想捣乱,实在是重任在身,本侯不敢半点放松。”
  
  “防火吗?”
  
  想来他已经知道贾环从正门进来时打的幌子了,石鑫冷笑一声,道:“此处虽不说冰雪皑皑,但也冷气激人,宁侯大可放心就是,绝不会有火患发生。”
  
  贾环眉尖轻挑道:“谁告诉石大人,我们只是防火了?
  
  我五城兵马司可不仅要防火,还要防盗,还要缉捕江洋大盗!
  
  因本侯得知,近来有非常歹毒凶残的江洋大盗流入京中,先去破坏了本侯家庙后的坟地,又逃进神京城内,意图不轨!
  
  所以你瞧,你们这些大老爷们都放衙来逛窑子了,本侯还不得不亲自出马,保境安民,为你们保平安呐!”
  
  “你……你不要胡搅蛮缠!”
  
  石鑫气急道。
  
  贾环哈哈一笑,然后看着石鑫幽幽道:“石大人,请你不要仗着官高职显,就阻拦本侯办案!否则,就不是本侯理亏了……
  
  本侯的手下,可不怎么识礼数啊!”
  
  “你敢!”
  
  石鑫咬牙道,挺直老胸膛,做出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。
  
  贾环懒得再和他****,回头看了眼韩楚。
  
  韩楚见状,一咬牙,豁出去了,向前探出拳头,捶向石鑫!
  
  “住手!”
  
  这时,又从后来走来一个身着浅紫色官袍的大佬来。
  
  不是紫袍大员泛滥,实在是,能入这逸云居三楼的文官,都在三品以上。
  
  不是九卿,就是六部侍郎,连深紫色的尚书和阁老都有!
  
  在这些大佬面前,侍郎的确也只能跑腿。
  
  来人贾环也认识,是刑部左侍郎赵德海。
  
  他亦是满脸怒容,对于文坛盛世被打扰,科举出身的他,显得同样震怒。
  
  他看着贾环,沉声道:“宁侯,本官身为刑部侍郎,为何没有听说过,有什么江洋大盗闯入京城来?
  
  宁侯家坟被毁,宁侯当自省己身才对。
  
  为何别人家的家坟没有被毁,偏偏只有贾家?”
  
  贾环闻言点点头,道:“赵大人教诲的很有道理,只我贾家一家家坟被毁,是不大好……”
  
  赵德海闻言,面色陡然大变,看向贾环,厉声道:“宁侯此言何意?”
  
  贾环莫名其妙道:“本侯……说什么了吗?”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贾环看着赵德海明显慌张的神色,冷笑一声。
  
  一大把年纪了,还想在美人面前充好汉,很好!
  
  赵德海毕竟是老江湖,迅速转移话题道:“宁侯,你说有江洋大盗,可是这三楼,都是相熟的官员,和世家公子,以及应举的士子名士。本官可用身家性命担保,皆身份清白之人。
  
  宁侯还是去别处查看吧!”
  
  贾环懒得再和赵德海辩驳什么,转头对韩楚道:“给赵大人说说,到底有哪些贼人。”
  
  韩楚顶着赵德海忽然变得极其威严的目光,沉声道:“赵大人,六年前,刑部和兵部共同发放了海捕文书,追捕白莲妖女董家女,三年前又下达了,追捕魔教青玉箫王卿眉意的文书,还有去年下发的追捕三阳教护法牧姬的文书。”
  
  韩楚说罢,贾环呵呵一笑,看着赵德海道:“赵大人若是再起个誓,以身家性命担保这些窑姐儿身份清白,没有江湖妖人,本侯现在转身就走!”
  
  赵德海闻言,脸色登时涨的通红。
  
  倒不是他不敢担保这些头牌们不是江湖妖人,而是,他一个堂堂刑部侍郎,担保一群窑姐儿身份清白。
  
  传出去,立刻就是士林第一大笑话!
  
  别看这些衣冠楚楚的贵人们如今将这些头牌们捧的高高的,说到底,不过是想有机会一亲芳泽,玩一玩约个炮罢了。
  
  真让他们明媒正娶娶回家,绝无可能,纳妾的话,都勉强……
  
  因为不管他们平时怎么恭维这些女子,可在他们心里,说到底,她们也不过是一个**罢了。
  
  赵德海肯用身家性命为达官贵人们担保,却绝无可能为这些女子担保。
  
  贾环见之,冷笑一声,道:“看吧,连堂堂刑部侍郎赵大人都不敢担保这里面有没有江湖妖人,本侯自然就更要查一查了!”
  
  说罢,又冷眼看向那两个面色依旧变得煞白的拦路妞,唬道:“我看这两个小贼,就不像好人!韩楚,过来辨认辨认,她们是不是贼人!”
  
  “啊!”
  
  这两个小丫头平日里面对的都是彬彬有礼的君子,身份再高,对她们都和颜悦色。
  
  这才养成了她们目空一切,无视贾环权贵的底气。
  
  可她们眼见两位大老爷都吃瘪败下阵来,这位凶人还要抓她们进大牢,哪里还忍的住。
  
  两人惊叫一声,花容失色,哭泣着跑到里面,求救去了……
  
  贾环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石鑫和赵德海,见两人虽然都面色铁青,却不再相拦,他哈哈一笑,高声道:“随本侯入内,捉拿魔教妖女!”
  
  韩楚等人,也纷纷面色激动,紧紧跟在他后面,阔步而入……
  
  ……
  
  PS:争取有第三更,兄弟们,订阅支持啊!!
  
  手里这个惠普笔记本太费眼了,码字久了眼睛疼的很。
  
  我想攒两月稿酬,买个TINKPAD!
  
  嘎嘎!
  
  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